民间故事:私通一婢,偷主人家东西卖钱送情妇,诬陷叫花子被索命

民间故事:私通一婢,偷主人家东西卖钱送情妇,诬陷叫花子被索命

为仆理应顾主人 岂能淫窃两伤名

自为不悔犹诬丐 冥府何容尔狡情

陶顺,是我外叔祖父姚文僖老先 生的仆人。叔祖父僖公在京作官时,我外曾祖住在家里,叔祖让陶顺留在家里作看门人。

陶顺与家中一婢私通,经常偷取主人家的东西去卖,得了钱送给那位婢女。

我四舅妈的房中丢了一床单被,是陶顺所盗,这间房子就在家人经常出入的侧门旁不远处。

恰好有一位叫花子来在门外要饭。陶顺就嫁祸在叫花子身上,诬陷是他偷 的。

这个叫花子不服,陶顺就纠集家中仆役,把他抓住痛打,见叫花子已被打成重伤,才放了。叫花子出去不几天,就死了。

不久,文僖公调任广东提学,把外曾祖接去共住奉养,陶顺也随之去了广东。

住定后过了几个月,陶顺身上长了疹子,忽然发了疯。当时正是隆冬,他光着身子在院子里跳个不停。

于是叫劲大的人,把他抱住,放在床上,刚松开手,他一蹦而起,跪在地上,自言自语说:“程安两县城隍,由于我不该偷盗主人之物,反而诬陷叫花子,又把他打死,今天提我去会审。”

接着就自己一边吆喝一边打嘴巴,用手自己批打脸颊数十下,后又吆喝打腿,他 就爬在床上,自己擂打臀部无数,全部成了青紫色,就像遭庭杖打的一样。这样一连闹了几天,最后在号叫声中死去。

临死前,他向侍候他病情的人要银子,那人把枕头边放的银包递给他,他摇手说:“不是!”那人就到街上去买了冥钱回来,给他看,他才面露喜色。当即就在他床前焚烧。

陶顺向空中挥手说:“你们可以拿去,不要嫌少!”

这件事也可以证明,焚烧冥钱的说法,不全是无稽之谈。

图片转自网上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