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的孩子

大山的孩子


厨房里的故事
矿山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食堂,蒸饭之时,蒸笼码起来很高,里面是一个个的饭钵。大师傅人很好,有一次在很大很大的锅里给各个办公室及各家的开水瓶上开水时,我们在旁边等。突然,大师傅惊叫一声:“快躲开!开水瓶要爆炸!”我们赶快躲到了门后,果然,一个开水瓶“砰”地一声炸了。热气腾腾的水到处都是。现在也没搞明白,开水瓶要炸之前要什么征兆?莫非大师傅第六感特强?

在食堂玩时,看见大锅正在熬稀饭,一个个小泡泡圆圆的,在锅中不断地出现。突发奇想:这一个个小泡泡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有如数学上的皇冠1+1的般不得其解。总想探个究竟。机会来了——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发现的。

嘿嘿。家中也在用钢精锅熬稀饭。看着如同食堂里的大锅里一样的泡泡,用手伸进泡泡中。谁知道泡泡好看,但温度太高,一声惊叫,保姆跑过来了。用酱油将那手指涂的黑不溜秋——不知道谁创造的治烫伤法。从此,对那稀饭翻起的泡泡敬而远之,探索的结果是以手上的一溜水泡而告终。还有了后遗症:从此不爱吃稀饭了。

王八咬叔叔
一群叔叔们将一口水塘抽干,兴高采烈地下去抓鱼。突然,一个叔叔鬼叫着连蹦带跳地跑上来,一个大王八如影如随地在他脚指头上。也未免太亲密了吧?叔叔在蹦着跳着,大王八不做声,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与要它命的人死磕。后来是有一个阿姨打了一盆水,将脚与大王八放入,松了。大王八上当了,以为到了水里就自由了。那个被咬的叔叔气不过,当场去取来一把刀,担当了刽子手,一刀将大王八脑袋砍了下来:“看你还怎么咬!”

摸水牛鼻子的后果
农场养了许多牛,黄牛水牛都有,黄牛极为老实和气,任你怎么摸它它只是和善地用大大的眼睛看着你。脖下有垂下来的长长的如同缎子般的皮肤,手感很棒。按此类推呀,以为水牛也是一个德性,(自学考试在考逻辑时方知道小时犯了错误了:这属于不完全归纳当中的简单枚举法。谁叫你儿时不学逻辑来着?)就去摸它的鼻子,当时它没不高兴,属于比较狡猾的牛牛吧,再摸下去,觉得人一下子腾空了,乘云驾雾了,耶,我会飞了!还没过足瘾,就不省人事了。醒过来在家中床上。保姆再三叮嘱:不要对爸妈讲,会打屁股的!好在是在冬天,穿着毛衣棉衣,上面均出现了牛角所穿的洞洞。要是夏天就玩完了,又回到天上当天使去了。

理“马桶盖”的恐怖
在矿上最害怕的事:理发。矿山的理发师水平次,给小朋友的头发造型被叫做“马桶盖”——就是说理出来到头型就是一个酷似马桶盖的形状。所以那个学友一理发,(儿时叫“剃头”)就会被小伙伴们围着叫“马桶盖马桶盖······”半天,弄的大家都视理发为畏途。但是,发总是要理的,理发师一来,小伙伴全跑了,家中大人要去山上、草垛中、食堂里······各个能藏人的地方进行搜索。然后,一个个小“马桶盖”诞生了。觉得大人们真是不可理喻——用钱去换一个难看的玩艺儿,还不如给我们买糖吃。

西红柿遇到的浩劫
矿区是山区,最不乏对就是闲田野地,只有你勤快愿意,可以开出大片的菜地。与小朋友到到菜地玩,看看有啥好吃的。看到西红柿已经结了,但是是青的。小伙伴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说可以吃。孩子是很少自私观念的。有一个小伙伴说:摘我家的吧,我家的大些。想起后来读过的鲁迅先生写的《社戏》中也有一段小朋友去偷罗汉豆的描写,真与我们有些相似:“阿发阿发,这边是你家的,这边是老六一家的,我们偷哪一边的呢?······阿发“且慢,让我来看一看罢。他于是来回摸了一回,直起身来说:”偷我家的吧,我家的大的多呢。“

小朋友的心都是相通的——从鲁迅到我们。于是,一阵欢呼,来了一场摘西红柿与吃西红柿的比赛。想起外国的一句谚语:”瓷器店里闯进了公牛“。那个时候无知,其实这种未成熟的西红柿是不能吃的,因为其中含有生物碱甙(龙葵碱),吃后会出现恶心呕吐等中毒现象。

但老天也顾怜我们小朋友,吃那么多,也没有任何人出现以上征状的。只是感到口感有些涩,可能儿时舌苔上的味蕾丰富之故吧,也不是感到特难吃。一个星期后东窗事发,职工工作也忙,到菜地的频率也不高)那个小伙伴的爸爸抱着一捆被我们摘光了果实的西红柿杆子,来到当时任矿党委书记的我爸爸处告状。他当时到不是怀疑我们这些混世魔王们,说是一个平时有意见的职工所为。冤假错案一般都是这样诞生的。

我在父亲身后,真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找那个被怀疑职工谈话,结果自然可知。这案太小,境界损失也不大,够不上立刑案标准。大人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儿,就这样不了了之。其实当时如果怀疑到我们,恐怕”案子“早破了。有这件事儿垫底,小伙伴胆儿越来越肥,到各家的地里,扫荡香瓜、花生、黄瓜、红薯······只要能是进口的,来者不拒。一切皆佳。但后来奇怪的是大人们也不告状了。现在想起来真是罪过罪过。想来那些西红柿、黄瓜、花生·······已经原谅我们了吧。

打井的故事
为了用水方便,(平时洗东西要到小溪边)决定在家属区边打一口井。我们放学回来便在看他们打井。井越打越深,但就是不出水。那天看见井中吊上很多砖、瓦。在井下的要上来,说是在井下听到地底下有鸡叫声,狗吠声。加之挖到这些砖瓦,肯定是打着下面的人都住房了,打井师傅坚决不打了。由于不出水,这口井废弃了。现在想想,如果坚持挖下去,说不定会挖出什么价值连城的稀世古玩来。但当时肯定无人识货,还是让它们在地下沉睡更好。
一次在山上玩也看见有一个塌方的地方有很多碗呀、盆呀、碟呀、还有花瓶。但可惜的就是,全部被我们当手榴弹甩了。

南京历险记
很小,被保姆带到她老家玩,途经南京。第一次乘船,倍感新鲜。在船四处逛着。想方便了,问保姆,保姆只是一指。那时不认识字,就往那处去了。估计是,就进去了。看见一个阿姨在里面蹲着。看见我说:“小朋友,你要到隔壁去。”哈哈哈哈,好在特小,要不真要被当流氓抓起来了。船至南京,我当了一伙人的“先头部队,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大部队不见了。于是大哭。边哭边走。一个摆水果摊的大爷将我拉到他身边,叫我不要哭,还给我水果吃,边流泪边吃水果呀。还好当时没有人贩子之说,要不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了。

保姆一行吓得胆战心惊,到处寻觅,好不容易找到,连连对大爷道谢。原来她们到商店去了。后才发现我丢了。保姆老家在乡下,路极不好走。为赶汽车,深夜出发。刚下雨,不小心就踏进水洼中。保姆说:”那发亮的是水,不要踩。“后来在部队当班长时,雨夜行军,有新兵也是总踩进水洼,我就会把保姆的话赠送给他。回矿山时,保姆叫我要保密,不要说南京差点被丢之事。所以此事一直为保姆隐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