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寡嫂怀孕生子,传出流言蜚语,小叔子问:这孩子是谁的

民间故事:寡嫂怀孕生子,传出流言蜚语,小叔子问:这孩子是谁的

明朝时期,宁国府有个年轻的后生名叫柳二奎,十岁那年当地发生一场瘟疫,父母双亲未能逃过此劫,不幸遇难,十二岁的哥哥柳大奎承担起照顾兄弟的重任。


里长贾三爷见两个孩子可怜,有心想帮他们一把。柳家在村西头有五亩良田,土地肥沃,一年下来能打不少粮食。


柳氏夫妇在世时,就靠着祖上留下来的这几亩地养家糊口。如今他们不在了,两个孩子年幼根本不懂得耕田犁地,如此以来,良田就空置下来。


为了让兄弟二人有口饭吃,贾三爷做主把柳家的地租给同村的冯宝贵耕种,秋后下来粮食分给柳家两成。柳大奎和弟弟能解决温饱,倒不至于饿肚子。

柳大奎的亲娘舅名叫高广辰,是个普通的泥瓦匠,靠着祖传的手艺养活一家七口。高家的日子并不好过,高广辰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没有能力再抚养两个亲外甥。


他省吃俭用,隔三差五就给两个孩子送点东西过去,能做的也仅此而已。转眼过去两年,十四岁的柳大奎长得身材魁梧,人高马大,高广辰就让外甥跟着自己学手艺。


柳大奎头脑灵活,干活踏实,在舅父的悉心教授下,短短三年时间学得一手好瓦匠活儿。家里有了收入,兄弟两人的生活渐渐有所好转。


舅母张氏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她见柳大奎老实本分又会过日子,有意将侄女青娥许配给他为妻。在舅父舅母的操办下,十八岁的柳大奎结婚娶妻,成家立室。


柳家原本就不富裕,父母生前只留下三间破房子。柳大奎结婚后一直和兄弟住在一起,考虑到二奎也马上到了结婚的年龄,当大哥的只想多赚点钱给兄弟盖栋新房子。

这日,柳大奎被王员外家请去盖新房,所有的工匠加起来统共有二十几个人。大家齐心协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栋新宅拔地而起。


王员外非常高兴,完工这天特意备下两桌酒席聊表心意。工匠们推杯换盏,喝得畅快淋漓。柳大奎坐在一旁低头不语,别人同他说话聊天,他就强颜欢笑回复两句。


二更时分,酒席散去,工匠们都各自回家休息。柳大奎想尽快多挣点钱盖新房,心里有很大的压力,当天晚上喝的有点多,走起路来感觉轻飘飘的。


他晃晃悠悠来到村头上,当时天太黑,不小心一脚踏空,掉进路边水井里,柳大奎在水里扑通半天没有人听到。时值深秋,天气有点冷,他体力不支,最终溺水而亡。


柳大奎一走家里只剩下两口人,东屋住着嫂子青娥,西屋住着小叔子二奎。左邻右舍都说这种日子没法过,劝青娥趁着年轻早点改嫁。


虽然青娥进门还不到一年,可小两口感情深厚,恩爱有加。丈夫刚刚离世,自己怎么能说走就走。她决定为丈夫守孝三年,孝期过后再另做打算。


一天晚上,嫂子青娥在堂屋纺线,二奎坐在一边搓麻绳,两人各自忙着手里的活没有说话。男女授受不亲,青娥见天色已晚,就撵着二奎早点回屋休息。

为避人口舌,二奎转身进了屋。三更时分,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二奎听到异响“嗖”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透过窗户向外张望,只见一个黑影从门口一闪而过。


他吓得脊背发凉,连忙穿上鞋子出去查看情况,青娥听到声音屋里亮起灯。二奎见嫂子安然无恙,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端着油灯围着院子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以为自己刚才看花了眼,虚惊一场。两人都没当回事,各自回房休息。


次日清晨,二奎早早的起床,准备去地里割猪草,忽然发现竹筐里有一块蓝色的碎花布,看上去像新买来的一样。


他觉得有点奇怪,向嫂子询问起缘由。青娥一头雾水,声称最近自己没有买过布,搞不清楚这块碎花布从何而来?


过了一个月,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这次竹筐里发现的不是碎花布,而是一只红色的绣花鞋。家中接连发生怪事,二奎心里慌乱不安。

这日,他从外面归来,手里拎着一条鱼,一进门就高声大喊:“嫂子,我刚才去河边逮了一条鱼,我们中午做鱼吃。好久没开荤了,今天打打牙祭”。


二奎连喊数声,不见有人应答,进屋一看发现嫂子竟然晕倒在纺车旁。他顾不上多想,一溜烟的跑出家门,直奔济安堂医馆而去。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二奎带着赵郎中回到家里,一推门就见嫂子正坐在纺车旁,熟练地纺着棉线。


二奎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你不是晕倒了吗?”


“没事,不用担心,奴家刚才有点头晕”,青娥站起身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赵郎中见青娥脸色惨白,执意要帮她号个脉。二奎见嫂子不肯,猜想她一定是怕浪费钱,连忙出言相劝,“先生来都来了,就让他帮你看看,身体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青娥推辞不过,只好点头应允。赵郎中号完脉,笑着说道:“恭喜夫人,您这是有喜了!只是身子虚弱,需要好好调养”。


青娥闻言羞得满脸通红,二奎听罢心里忐忑不安。大哥去世已经两个月有余,嫂子竟有孕在身,最近家里又接连发生怪事,回想起那块碎花布和那只绣花鞋,二奎忽然起疑心。


时隔两日,村子里传出流言蜚语,大家背地里对青娥指指点点,说她不守妇道,不知廉耻,甚至有人大胆猜测那个孩子是二奎的。毕竟二奎已经十七岁了,孤男寡女住在一起难免遭人怀疑。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这些话就传到二奎的耳朵里。他实在顶不住这些压力,趁着晚上吃饭的功夫,不好意思地问道:“嫂子,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青娥眼眶红润,委屈地说道:“这孩子当然是我和你大哥的,别人怎么说都无所谓,可二弟也怀疑奴家不忠,实在令我心寒”。说完,放下碗筷趴在床上“呜呜”地哭起来。


二奎从小就心软,见不得别人掉眼泪,听嫂子这么一说,倒有几分欣慰,连忙跑进去给嫂子赔不是。

青娥本来身体虚弱,丈夫的离世又让她倍受打击,听着众人的流言蜚语,她急火攻心,卧病在床。


二奎心生愧疚,知道嫂子身体虚弱,就想出去买只老母鸡给她炖汤喝,可是家里太穷,根本没有钱去买这些东西。


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南墙根下的竹筐里又冒出一件稀奇古怪的东西。二奎细看发现是一块龙凤玉佩,看上去晶莹剔透,好像能值几个钱。


他实在猜不透这个东西是哪来的,可眼下嫂子的身体要紧,先去换点钱再说。二奎沉思片刻,拿着玉佩去了德源当铺。


吴掌柜拿着玉佩端详半天,开价五十两银子。二奎从小到大没见过这么多钱,这些银子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人逢喜事精神爽,二奎高高兴兴地拿着钱去给嫂子买补品,平时饭桌上难得一见的鸡鸭鱼肉买回一大堆,简直比过年还丰盛。青娥看到后,询问起银子的来历。二奎不敢隐瞒,如实相告。


“最近家里怪事不断,不知道是福是祸,这块玉佩来历不明,奴家心里总觉得不踏实”,青娥忧心忡忡,生怕招来祸殃。

“嫂子放心,兄弟我做事光明磊落,从来不偷不抢,这块玉佩是它自己送上门来的,我拿去换钱未尝不可!你该吃吃,该喝喝,有什么事我担着!”说完,出去烧水杀鸡。


次日下午,二奎去街上给嫂子买糕点,无意中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昨天上午汤老爷出去逛街,不小心弄丢一块龙凤玉佩,听说价值不菲。


汤家是城里有名的富户,对于汤老爷来说,丢块玉佩倒算不上什么,可二奎知道后心里感到过意不去。他思虑再三,决定物归原主。


半个时辰后,柳二奎带着银子来到德源当铺,说要赎回那块龙凤玉佩。吴掌柜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不免心生敬佩。


柳二奎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银子被我花掉一些,一时半会儿很难凑齐。掌柜的若是不嫌弃,我愿意留下来帮工还债,希望您能成全”。


吴掌柜被他的善良所感动,随即拿出龙凤玉佩递到他手上。柳二奎谢过吴掌柜转身去了汤府,汤老爷见玉佩失而复得心中欢喜不已,拿出五两银子以示酬谢,可柳二奎分文不收,起身告辞。

次日一早,他如约来到德源当铺,帮着吴掌柜打下手。柳二奎做事踏实,从不偷奸耍滑,颇受吴掌柜的赏识。


转眼过去两个月,两人约定的时间已到,柳二奎去和吴掌柜道别,谁知掌柜的却说让他留下来继续在铺子里做事。柳二奎做梦都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善举竟然收获意外惊喜。


青娥见二弟谋了一份好营生,打心眼里替他高兴。二奎挣来的钱从来不乱花,全部都交到嫂子手里。青娥心里早有打算,准备攒够钱给二弟盖房娶妻。


一天晚上,二奎起身上茅厕,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屏住呼吸,探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推开篱笆门,径直走进院子。


二奎以后家里进了贼,随手抄起一根木棍迎上去,大声喝道:“你私闯民宅,好大的胆子!”说着,抡起棍子就要打。


那人吓得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青娥听到声音,提着灯笼走出屋子,近前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咦,怎么是你!”


“难道嫂子认识此人不成?”二奎说完,借着灯光仔细一看,只见男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看上去好像一个乞丐。

“以前,他常从我们家门口经过,奴家看到后就会给他弄点吃的,这个人脑子好像有点问题,他来家里应该没什么恶意”,青娥怕他受到惊吓,催促二奎赶紧扔掉手里的棍子。


两人正说着话,乞丐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青娥接过来一看,发现是个破旧的首饰盒,里面并没有任何东西,一看就是从外面捡来的。


二奎恍然大悟,一拍脑门说道:“想不到家里发生的怪事都和他有关,虽然这个人脑子有问题,却懂得知恩图报,他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心中的谜团瞬间解开,青娥又惊又喜。二奎哈哈一笑,对乞丐说道:“看来我还得感谢你,帮我谋到一份差事。快起来吧,跟我进屋去”。


乞丐一脸惊恐的看着二奎,忽然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跑走了。从那以后,青梅和二奎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谁都不知道乞丐到底去了哪里?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时隔不久,青娥诞下一子取名承林,左邻右舍看到后都说孩子长得很像柳大奎。青娥无须辨解,谣言不攻自破。


二奎见大哥后继有人,心中欢喜不已,对嫂子更是心生敬佩。后来,在亲朋好友的撮合下,他和青娥拜堂成亲,喜结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