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给老人吃野果,临终前老人托梦说:你死后坟头会长树

民间故事:男子给老人吃野果,临终前老人托梦说:你死后坟头会长树

明朝时期,盛京城内有一个李员外,已经六十多岁,他有七房姨太太,值得可惜的是,这七房姨太太生的全都是女儿,加起来一共有十二个。

李员外每天为此愁眉苦脸,偌大的家业后继无人怎么能行?于是,他就开始张罗着娶第八房姨太太,很快便有了合适的人选,是乡下刘屠夫的女儿,名叫翠柳。

这个翠柳虽然家境不太好,但是胜在年轻漂亮,而且屁股大,肯定能生儿子。

没过多久翠柳就过门了,说起来肚子也真够争气,没出三个月便有喜了。李员外请来了城里最好的大夫,给八姨太诊脉。

“恭喜老爷,夫人脉象有力,是个儿子。”大夫诊过脉,对李员外说。

“你说得可是真的?”李员外一脸质疑。

“我不敢撒谎,绝对是真的。”大夫继续说道。

“管家,快快有赏!”李员外大喊。管家赶忙拿了一锭银子赏给大夫,大夫谢过李员外便告辞了,临走时还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这下翠柳可成了府里的红人,被李员外宠的不得了。每天营养粥、银耳羹、莲子汤、人参汤变着花样地吃,就连八姨太的月份钱,比其他的姨太太都多。

这八姨太恃宠而骄,丫鬟婆子全都不放在眼里,稍有不顺心,就会非打即骂,将其他的姨太太也不放在眼里。

这一天,管家通报,说八姨太不舒服,李员外闻听,匆匆忙忙地赶来。

一见面就说:“我的小心肝儿,我的小宝贝儿,你这是怎么了?要是不舒服,赶紧给你请大夫。”

“老爷,我只觉得心里闷得慌,身体乏力,想必是这个房间不够向阳,阴气太重,我想请老爷给我换一间向阳的房间。”翠柳娇滴滴地说。

“我当有什么大事儿呢?好好好……府里空闲的房子,随便你挑。”李员外赶紧说道。

“我就喜欢大姐住的那个房间,那个房间既宽敞又向阳,就怕大姐不会同意。”翠柳继续撒娇道。

“这有何难?不就是一个房间嘛,明天我让她搬出来,你搬进去。”李员外搂着翠柳说。

“老爷,对我真好!”翠柳说罢,给了李员外一个深深的香吻,这里李员外呀,那叫一个高兴呀!

大姨太得知让她换房间,死活不同意,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不料被李员外几句话怼了回去:“你就会生丫头片子,翠柳怀的是儿子,她要是有个闪失,看我不休了你。”

大姨太在李员外手里有短处,没有办法,只得搬了出来,把房间让给了八姨太翠柳。

这翠柳仗着李员外的宠爱,更是变本加厉,又提出让二姨太帮它熬药,说什么丫鬟婆子熬的药不放心,二姨太也只得默默地照做,就这样,翠柳怀孕期间,把府里里的姨太太们使唤了个遍。

十个月很快过去了,到了翠柳生产这一天,李员外请了城里最好的产婆为翠柳接生。

屋内传来了翠柳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屋外的李员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其他的几个姨太太,也都守在门外,她们不过装装样子罢了,心里恨不得翠柳难产而死。

“啊……”屋内传来了婴儿嘹亮的哭声。李员外隔着门大声问:“是儿子还是女儿?”

“恭喜老爷,八姨太给您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屋内传来了产婆的声音。

“我有儿子了,终于有儿子了,李家后继有人了。”李员外欣喜若狂地喊道。随后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其他几房姨太太纷纷给李员外道喜:“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喜得贵子。”

这个孩子,可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打小生活在蜜罐里,因为上面有十二个女儿,所以李员外给他起名为李十三。

这李十三从小可是娇生惯养,六七岁的时候就常常搞恶作剧:不是把壁虎放到丫鬟脖子里,就是把沙子放到婆子饭碗里,还经常欺负最小的两个姐姐。

两个最小的女儿找李员告状,李员外却说:“他是弟弟,你们两个多让着他点儿。”

两个女儿没有办法,从此以后,总是躲着李十三,以免受他的欺负,用她们自己的话说,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最让人头疼的是,李十三经常欺负教书先生。有一次,他在厨房偷了一些辣椒面,悄悄地放在先生的茶里,把先生辣得够呛,辞职不干了,李员外只得又给他换了一个教书先生。

日子过得很快,就在李十三十岁这一年,李员外突发疾病离世了。平时几个姨太太看翠柳不顺眼,早就把值钱的东西都藏起来,偷偷地带回了娘家。

没过多久,李府就坐吃山空了,最后由大姨太做主,遣散了家里的丫鬟婆子和家丁,把宅子一卖,把钱按人头分开,各寻生路去了。

说实在的,翠柳也没有分到多少钱,她没有办法,只有带着李十三回到了娘家,娘家在万古镇的宝塔村,当初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魄。

自从来到娘家,哥哥嫂子从来没拿正眼瞧过她们,平白无故多了两张嘴吃饭,搁谁都烦,平时少不了冷嘲热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在这个家还是刘屠夫做主,哥哥嫂嫂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将她们赶出去。

翠柳平时在家里,就帮着刘屠夫杀猪卖肉,由于多年没有干体力活,所以干起来并不是得心应手,没过多久,分的卖房子的钱也花完了。

就在李十三十七岁这一年,翠柳的爹爹刘屠夫因病撒手人寰。

哥哥嫂嫂天天指桑骂槐,指使翠柳干这干那,翠柳终日郁郁寡欢,最后,她的身体也垮了,哥哥嫂嫂也不给她请大夫,没过多少日子,翠柳扔下李十三也走了。

办完翠柳的丧事以后,翠柳的哥嫂对李十三说:“十三啊,你都这么大个小伙子了,该自己出去某条生路了,舅舅、舅妈也养不了你啦!”

就这样,李十三带着平时换洗的两件衣服走出了刘家,可是去哪儿呢?自己身无分文,此地又举目无亲,只能来到了离宝塔村不远的长白山下。

在长白山脚下,有一间废弃的小茅屋,李十三找了一些稻草铺在地上当床。饿了就去山上采点野果吃,渴了就喝几口山水。

这一日,李十三像往日一样上山去采野果,看到树下有一个砍柴的老人,正踮着脚摘树上的果子,可惜树下半截的果子都被人采光了,老人说什么也够不着,要想摘到,只能爬到树上去。

说起爬树,可是李十三的拿手好活儿,小的时候,李府院子里的树被他爬了个遍。李十三蹭蹭蹭几下爬到了树上,摘下了好几个野苹果,这种野苹果特别好吃,又酸又甜。

李十三从树上下来之后,看了一眼树下的老人,随手递给他一个苹果,老人接过苹果吃了起来,两人顺便拉起了家常,也许是太压抑了,李十三把自己的事情全部讲给了老人听。

临走之时,老人说:“小伙子,谢谢你给我苹果吃,为了报答你,我送给你三个锦囊,他会帮助你过上好日子。”说完从怀里掏出三个红色的锦囊,塞到了李十三手里。

“记住,回去之后就打开第一个锦囊,一个月后打开第二个锦囊,一年之后打开第三个锦囊。”老人接着说道。

和老人告别之后,李十三拿着锦囊回到了茅草屋,半信半疑地打开了第一个锦囊,锦囊里面有一个小布条,布条上写着两个字--勤劳。

他若有所思,坐了一会儿,便起身走到茅草屋外,拿起了前些日子捡来的一把废柴刀。走到山脚下,找了一块合适的石头,噌噌地磨起柴刀来。

由于旧柴刀非常钝,磨起来十分吃力,大概用了两个时辰的功夫,才把柴刀磨好了,李十三再一瞧手上,起了两个大血泡。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李十三便早早地来到了山上,学着别人的样子开始砍柴,由于平常没做过什么体力活,也不会砍柴,只能硬着头皮去做,半日功夫下去,也没砍下多少柴。

中午十分,他吃了几个野果子,喝了几口山泉水,又接着砍柴,等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终于砍到了一大捆柴,手上又磨起了好几个大血泡,他把柴捆好,就背着下山了。

清早的时候,李十三背着柴来到了镇上叫卖,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把柴卖掉了,换了两文钱,他拿出其中的一文钱买了两个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这些日子以来,两个包子是他吃的第一顿饭,他觉得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李十三依旧每天上山砍柴,然后拿到镇上去卖,除了能填饱肚子之外,半个月下来,竟然还攒下了十来文铜钱。

在砍柴的这段时间,李十三发现附近有好多的村民上山寻找人参,听他们说,找到好一点儿的人参,可以卖高价,比砍柴可强多了,但是非常不好找。李十三不认识人参,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砍柴。

一个月的时间到了,按照老人的叮嘱,他又拆开了第二个锦囊,锦囊里面还是一个小布条,布条上依旧是两个字--善良,李十三握着手里的布条,思忖片刻很快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亮了,又该上山砍柴了,他拿起柴刀和绳子,提起捡来的破木桶,准备带一些山泉水回来,以便洗脸洗澡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十三砍柴的速度越来越快,刚到中午,一大捆柴就砍好了。他背好柴,提着木桶打了一些水,沿着山路往回走。

刚走出没几步,对面跑来一个小娃娃,穿着红肚兜,头上顶着一个小辫儿,小辫儿上拴着红头绳,白白胖胖的非常可爱。那小孩儿见了李十三也不说话,揉搓着他那圆滚滚的小手,拿眼睛之盯着李十三。

李十三见他挡了自己的路,对小娃娃说:“小家伙快让开,你挡着我的路了,我还着急回家呢!”

小娃娃还是不说话,拿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指了指李十三的水桶,李十三明白了,这个小娃娃口渴了,向他讨水喝。

他想起了锦囊里的字,赶紧放下木桶,小娃娃马上跑过来,把嘴扎进桶里,咚咕咚地喝起水来,喝完水以后,冲着李十三做了个鬼脸,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从此以后,只要是李十三上山打水,总能碰到那个小娃娃,每次都向李十三讨水喝,李十三每次也都满足他。

到了第九九八十一天,小娃娃喝完水以后,竟然开口说话了,他对李十三说:“我喝了你这么长时间的水,想要报答你,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李十三想了想说:“小娃娃,你知道这山里的人参长什么样吗?听别人说,如果能采到好点儿的人参,可以卖个好价钱,就不用这么辛苦地砍柴了。”

“认识啊,你想采吗?跟我来!”小娃娃说完,就蹦蹦跳跳地朝山上跑去,李十三赶紧跟在后面,翻过了这座山头,又穿过了一片密林,来到了一处空地儿处。只见小娃娃两手一拍,空地上冒出许多绿叶儿来,头上还顶着一簇簇红珠子。

“这就是人参,你可以采两棵拿到镇上去卖,记住,要一千两银子。”娃娃对李十三说。

李十三赶紧小心翼翼地采了两棵人参,然后向小娃娃道谢。

“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在山泉边拍三下手掌,我就会出现。”小娃娃说完,嗖的一下不见了。

李十三如获至宝,把人参放进了衣兜里,按原路返回去,来到山泉边背好柴,提着水桶下山去了,到了茅草屋,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小心地把人参包好。

天亮了,李十三洗了把脸,带着包好的人参来到了镇上,已经有好多卖参的人聚集在那里了。

“尔等听好了,把你们手中的好货都拿出来,我家老爷要给县太爷准备寿礼。”大伙赶紧站好,循着声音望去,是一个穿着青布衣的管家,还带着两名家丁然朝这边走过来。

大家马上把自己的人参拿了出来,那位管家一一过目,边看边摇头。当他走到李十三这儿,眼睛突然一亮,这个小伙儿手中的人参一棵足足有半斤重,是上等的人参,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小伙子,这两棵人参卖多少钱?”管家问道。

“一……一千两银子。”李十三战战兢兢地说道。

“好,跟我回府取银子,这两棵人参我要了。”管家对李十三说。

李十三跟着管家来到了一座气派的庭院前,门上方的扁上写有“苏府”二字,管家把银子装好递给李十三,并且问道“你是在哪儿采到的这两棵人参?”

“我……我上山砍柴的时候,无意间在草丛中发现的。”李十三没有说实话。

管家叮嘱他,如果以后再找到这么好的人参,就直接拿到苏府来,不要再去镇上卖了,李十三一口答应,背着银子回家了。

回到茅草屋的李十三,犹如做梦一般,他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脸,才相信这不是梦。

他怀里抱着银子一宿没睡,一是怕有坏人盯上他,二是兴奋地睡不着觉,这些银子该怎么用呢?他盘算了一宿,心里有了主意。

第二天一早,他把银子包好,装进一个破袋子里,带着银子又去镇上了。在镇上转了半天,相中了一处小宅院,花了五百两银子买了下来,又在街上选了一间小店铺,花了二百两银子买了下来,用剩下的银子做起了布匹生意。

房子和钱都有了,布匹生意也做得不错,李十三便寻思着再娶一房媳妇儿,他找到隔壁的张媒婆说明了来意,并给了张媒婆十两银子,张媒婆满口承诺,这事儿包她身上了。

没出三日,张媒婆登门拜访,还带来一个好消息:隔壁街上福星大酒楼老板家有一个女儿,年方十八,名叫红莲,这女子生得相当水灵。不过他爹有一个件:谁要是娶他家女儿,需要两千两银子做聘礼。

李十三一听面露难色,哪里有这么多银子。便对张媒婆说:“婆婆容我考虑两日。”张媒婆点头同意。

晚上,李十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灵机一动,有办法了。

鸡叫三遍的时候,李十三起了床,他没有去布庄,而是去了长白山,快到晌午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平时打水的山泉边,他犹豫了片刻,拍了三下手掌,只见红光一闪,小娃娃果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小娃娃歪着头,俏皮地问。

“我……我想娶个媳妇儿,他家要两千两银子做聘礼,我没有这么多钱。”李十三不好意思地对小娃娃说。

“这有何难?保准你能娶上媳妇儿,跟我来吧!”小娃娃说完,又一蹦一跳地向山上跑去,李十三紧随其后,又来到了原来那块平地上。他还是一拍胖乎乎的小手掌,地下又长出好多人参来。

“拔这两棵,记住,要两千两银子!”小娃娃笑嘻嘻地说。

李十三赶紧俯下身,小心地拔下了人参,每棵人参足足有八两重,他赶紧收好,告别了小娃娃,匆匆地下山去了。

到了镇上以后,李十三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奔向苏府,见到管家之后,他说明了来意,管家把他带到了苏老爷面前。

“你这两棵生人参多少银子?”苏老爷略带吃惊地问道。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李十三不再害怕,大大方方地对苏老爷说:“这两棵人参需要两千两银子。”

“一千五百两银子可以吗?如果行我就留下。”苏老爷继续道。

“两千两银子,少一文都不行,您如果不要的话,我就去别处看看。”李十三说完,就要往外走。

“好好好,两千就两千,我让管家给你准备银子送到家里。”苏老爷急忙叫住了他。

李十三告别了苏老爷回到家,不多时 ,管家就命人把银子抬来了,看着两大箱白花花的银子,他心里比吃了蜜还甜,把银子藏好以后,迫不及待让张媒婆去提亲。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银子到位了,啥事儿都好说。

三天之后,红莲就过门了,两个人一起打理布庄的生意,生意也越来越兴隆,没出两个月,他们在隔壁街上又开了一间大布庄,还雇用了两个伙计。

很快,到了拆开第三个锦囊的时间了,李十三长了个心眼儿,没有当着媳妇的面儿拆,而是偷偷地躲到一边,用心地打开锦囊,里面依旧是一个布条,布条上有两个字--莫贪,李十三看完,便把布条藏了起来。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李十三和红莲缠绵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红莲知道了小娃娃带他找人参的事情。

“这个小娃娃,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人参精,听别人说,只要能捉到人参精,用他炖汤喝,就能够长生不老。”红莲兴奋地对李十三说。

“不如我们想办法捉到他,有机会的时候献给皇上,说不定能谋个一官半职,不比开布庄好。”红莲继续说。

“不行不行……小娃娃对我有恩,没有他就没有我今天的好日子,我不能忘恩负义,以后休要和我提此事。”李十三一口回绝了红莲。

红莲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自己转过身去睡觉了。

打那起,红莲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对李十三不再温情似水,直骂他是个傻瓜,有福不知道享。这耳边风吹多了,李十三就慢慢地迷失了方向。

为了取悦红莲,他听从了红莲的意见,红莲激动地一把抱住他,俯在他耳边悄悄地说:“按我这个方法去做,保你成功。”

李十三鬼使神差般的来到山泉边,使劲拍了三下手掌,红光一闪,娃娃又出现在了他面前,好像比原来长高长壮了。

“你找我又有什么事情?”小娃娃歪着头问道。

李十三沉思几秒,嘴里大喊一声“棒槌”,直接扑向小娃娃,说是迟那是快,小娃娃纵身一跳,跳到了树上。

“好你个忘恩负义的李十三,我好心帮你,你却恩将仇报,想要我的命,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小娃娃说完,红光一闪不见了。

任凭李十三如何拍手,小娃娃也没有出现。无奈,他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家了,红莲见他空手回来,就知道事情办砸了。

“真是个没用的东西,都告诉你口诀了,还没有捉到人参精。”李十三一进门就被红莲讽刺了一番。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一天起,李十三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半年之后,竟然连伙计的工钱都赚不上来了。

这一天,有一个外地布庄的大老板来找李十三,说他手底下有一车高端的丝绸,想卖给他。

李十三对大老板说:“丝绸虽是名贵之货,可一般人穿不起,没有销量会砸在手里,我可不能要。”

“兄台,你有所不知,据我小道消息,皇上今年要选秀了,参加选秀的姑娘们,肯定会用丝绸做衣服,你可以把这批丝绸运到京城去,批发给那些布商,从中赚取差价。”大老板说。

由于最近的生意不景气,他想赌一把,于是就听从了大老板的建议,买下了这一车高端丝绸,因手底下的钱不够,把布庄和房子都抵押出去了。

第二天,李十三交代好家里的事情,带着一个伙计,赶着马车直奔京城,这一走就是半个月。

到了盛京城内,他们先找了一家客栈,安顿好车马,主仆小酌了两杯,便早早的歇息了。

次日,养足精神的李十三来到一个布庄说明来意,没想到老板听了连连摇头:“丝绸这东西太名贵,一般人穿不起。”

“不是说皇上要选秀了吗?需要丝绸做衣服的姑娘们很多,一定会大卖的。”李十三说道。

“你从哪得到的消息?谁说皇上要选秀,这是没有的事儿,赶紧走吧,别影响我做生意。”布庄的老板有些不耐烦地说。

李十三不相信老板的话,又接着找了好几家布庄,结果得到的答案都一样,此时的他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没有办法,只能赶着车马原路返回,一心想着发财梦的红莲,看到李十三落破的样子,隐隐感到了不安,知道结果后彻底崩溃了。

抵押的布庄和房子很快被人收走了,红莲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李十三失魂落魄地在街上的游荡,不知道何去何从,最终,还是回到了长白山脚下的小茅屋。

他躺在稻草堆上,后悔莫及,都是贪心害了自己。由于感染了风寒,再加上好几日没吃饭,李十三病倒了,就在他弥留之际,梦见了送给他锦囊的老人。

老人对他说:“我本是这长白山的山神,十年之前,你父亲经过山神庙进来避雨,发现山神像倒了,就把神像扶起来放正,而且擦干净了上面的灰尘,拜了三拜才离去。为了感谢你父亲的恩情,我送你锦囊,让小人参精暗中帮助你,你若不贪,又怎会这样?”

李十三一脸懊悔的问道:“老爷爷,我如今还有救吗?”

老人叹了一口气道:“你若是真心悔改,死后坟头会长树,到时候树上会结果,那时候就是你的重生之日。”

李十三听到这里很是开心,如果有重生的机会,他一定会格外珍惜。几天之后,李十三带着一丝悔恨和憧憬去世了。

后来,有两位上山采药的村民发现了他的尸体,他们在山脚下挖了一个大坑,草草地就地掩埋了。

第二年春天,李十三的坟墓上果然长出了一棵小树,这棵小树生长神速,几个月的时间,就长得如同小孩的腰一般粗。

人们惊奇的发现,树干上的纹路竟形成了字迹的模样,大胆的人上前查看,“勤劳善良,切莫贪心”八个大字赫然醒目,树上还结了一颗像娃娃的人参果子。

看来,李十三死之前真的后悔了,只是重新再来一次,他真的会珍惜这个机会吗?不管怎样,后来每当有人路过这里看见这棵树,都会提醒自己要善良,切莫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