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里的鬼脸

梦境里的鬼脸

此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土坯墙,茅草房,是八十年代初期,农村最好的写照。

我正是出生在那个年代,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时候是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

因为房顶盖的是稻草或者麦秆,经常会有老鼠在里面活动,会破坏屋顶,一旦遇到下大雨,屋顶被老鼠破坏的地方就会漏雨。

一般情况下,家里的大人那时候就会拿来盆子和水桶之类的容器来接雨,房间里都是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过不停,直到雨停为止。

那时候,大多数人家房间的窗子都只是不足两尺见方的一个洞口,竖着插上两三根小木方。

我家卧室的窗口就是就是这样的,在我四岁的时候,我得了一场大病,在镇医院里住了半个月的院,屁股因为打针都打得发炎化脓了,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父母就将我带回了农村。


也许那时候,父母都以为我没救了,就将我带回家里,一切看天命了。

如今我依旧记得,那时候到瘦得几乎就像一张纸片,从三米多高的高坎上掉落下去,自己都感觉像一张纸片一样轻飘飘的。

坠落在地上后,我也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那时候的我并没有感觉到死亡的恐惧,整天自由的,毫无感觉的到处在村子里溜达。那时候的我,最怕的是夜晚,因为那段时间里,我经常做噩梦,并且是同样的一个梦。

每当我一睡着,就会看到一张京剧脸谱中的那个大花脸,我们那里也叫鬼脸,在窗口不停地晃动,吓得梦里的我拼了命地想往床上爬,爬到床上躲进被子里。

可是那时候的木床很高,无论我怎么拼命就是爬不上去,看到自己的父母就在床上,我撕心裂肺的喊叫,他们就是听不见。

大花脸,一直就在窗口来回的晃动,有时候死死都盯着我,在梦里我是极度恐慌,直到被吓醒。

醒来的我满身大汗淋漓,可是壮起胆子看向窗口,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月亮照射出的一丝丝亮光。


母亲见我浑身是汗,拿来毛巾给我擦干后,就又哼着小曲哄我入睡。

我跟母亲说,我不敢睡,我一睡就会有个大花脸出来吓我。

很明母亲并不相信我的话,我只能胆小的躲在母亲身后靠墙壁的地方睡,因为这样会距离窗口远点,前面还有母亲的身体给我挡着。

有了这一丝丝的安全感后,在母亲的安慰下我又再次入睡。

可是自要我一睡熟,那个大花脸就一定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每一次都会将我吓得魂不附体。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半个月,每个夜晚都是我的噩梦,说实话我差点就挂了。

后来母亲见我一醒来就说有个大花脸在梦里吓我,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就对父亲说,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孩子了,你快去找个人来看看。

后来父亲就找了我们附近的一个风水师来家里。

风水师傅,大约有八十岁左右,花白的头发,银白的胡须有半尺长,人很清瘦,但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整个人精气十足。

他让我站在他面前,随后伸出略显干瘦的手掌,在我的脑袋上轻轻地压了两下。

然后对父亲说到,这孩子身体太弱了,阳气不足,导致一些邪祟之物近了身,还好发现及时,要是再过些时日,这孩子即使不死,也会被吓成傻子。

这些话要是别人听,一定会认为这个老头是个神棍,可是我相信他,他说的都是实话。

因为如果真的只是一个梦,为何它每个夜里都出现在我的梦里,并且每次都一样。


风水师傅,让父亲拿来一小盒稻米放在一个碗中,随后我就见他用两根手指在碗里比划了几下,然后就将碗交给了父亲,并且嘱咐他用碗里的米给我煮饭吃。

在临走前,风水师傅,又在我的头上和后背按了几下,对我说“孩子,今晚你就可以好好睡觉了,那些东西再也不敢来逗你玩了”。

母亲用那一小盒米,蒸了满满的一大碗饭,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胃口很差的我,却感觉那碗饭特别的香,我将那碗饭吃得一粒不剩。

那天夜里,我睡得很香,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八点,一个梦也没有做。

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就慢慢地好了起来,再也没有梦见那个大花脸。

如今虽然已经时隔多年,我依旧相信小时候的噩梦并非真正的梦境,而是因为我的身体太过虚弱,阳气不足时,一些脏东西才会将我带入那样的梦境里去。

所以希望所有的朋友都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只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生活才能平平安安,一帆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