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是怎样沦为“人妖之国”的?

泰国是怎样沦为“人妖之国”的?

#2022生机大会#


原创 莱茵行宫伯爵

公众号 大树镇巡抚


“人妖”,或者说是变性人,一个既传统又现代,既猎奇又让人讳莫如深的词语。


提起他们,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泰国,这张泰国旅游宣传中的“王牌”。


泰国的“芭达雅蒂芬尼人妖秀”宣传海报


提起他们,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泰国,这张泰国旅游宣传中的“王牌”。


为什么“人妖”这样的群体会风靡泰国?


与其以猎奇的姿态打量他们的美貌或奇异,不如用更深刻的眼光探究产生“人妖”的环境,我们会对政治经济学有着更深刻了解。


01


事实上,主动变性的男人们并非现代产物,而是有着漫长历史的地域文化现象。


在今天的泰国农村当中,一直存在着一个由变性人组成的边缘群体,他们往往出身贫穷,被选定成为第三性后,从小就承担起了村子里古老的巫祝职责。


其实不只是泰国,这种第三性文化在整个南亚-东南亚普遍存在。


在印度、孟加拉国,他们被称为海吉拉;在泰国、老挝、掸邦,他们的名字是凯索伊;在菲律宾、印尼群岛,他们在不同民族当中还有很多不同的名字……


南亚的海吉拉群体


而其中,当属泰国的第三性闻名世界。他们靠的可不是泰北山区的这些传承古老传统的巫祝,而是在昭披耶河畔、芭提雅海滩招待游客的舞者和服务员,即所谓的“人妖”。


总体来说,泰国的“人妖”现象可以分成两个部分:


一是扎根于传统,和整个南亚-东南亚地区共享的“人妖文化”;二是勃兴于现代,成为泰国服务业特色产品的“人妖经济”。


显而易见的是,“人妖文化”和“人妖经济”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


必须要在一些特定历史条件的作用下,“人妖”这种文化才能从农村走到城市,实现脱胎换骨的商品化,获得不同于过往的全新意义。


泰国变性人选美一幕


究竟是什么样的节点,促使了泰国社会有着如此深刻的转型呢?


倘若穿越到六十年前,我们会发现1960年的泰国,和当前这片充满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靡靡风情的土地有着完全不同的风貌。


02


六十年代的泰国,社会基本由三个阶层构成。


首先是1850年以来近代化创造的保守官僚阶层,其次是庞大的尚未分化的传统农民阶层,最后是把握了经济命脉但是政治地位卑贱的华裔商人阶层。


这个社会表现出一派祥和稳定的样子。那时的曼谷还有“东方威尼斯”的称号,在外国人眼中,曼谷是一座安静老派的港口,美丽的皇宫、寺庙、运河星罗棋布,整座城市被漫无边际的稻田包围着。



人妖?不存在的。至少在曼谷,你很难找到。


可是,美军来了。


1960年后,越南战争爆发。但这场战争对邻国泰国的急速改造的幅度,甚至不亚于越南本身。


那时,泰国不是越战的主战场,却是资本主义阵营在东南亚的大后方和大本营。


在1959-1974年的这15年间,多达65万人次的美国士兵,近千万人次的外国游客,以及他们身后庞大的美国和日本资本深刻重塑了泰国社会,创造出了一个庞大的服务业。


越战期间的泰国酒吧女孩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可能立刻就会下个判断,泰国“人妖”的兴起,肯定是和美军及游客们广泛的招妓行为有关了。


可这个直觉是错误的。据统计显示,在美国驻军泰国的20世纪60-70年达,有据可查的“人妖”最多只有几百人。


而这个数字在美军离开后二十年的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膨胀,并很快就达到了上万人的规模。


如今,对泰国跨性别者数量的估计一般在3万到30万之间。


但这又能说“人妖”和美军无关么?不能。


事实上,美军撤退对泰国社会产生的影响,似乎比它驻扎造成的还要大。


正因如此,我并没有把人妖经济称为“美军病”,而是把它叫做“撤退症状”。


03


刚才已给大家介绍了,早在古代,泰国就有“阴阳人”“第三性”的概念,而且这些概念也融入了佛教文化,并没有产生不可弥合的冲突。


另一方面,开放多元的性别文化是整个南亚-东南亚的共性与特性,“第三性”也并非泰国独有,这是由东南亚的历史环境决定的。


一般来说,古代女性的社会地位主要取决于妇女在劳动当中的参与度。


劳动力相对土地更稀缺的社会,以及工商业相对农业比重更大的社会,女性地位就更高,性别观念也更开放。


因此,游牧社会的妇女地位普遍高于农耕社会,边疆地区的妇女地位一般高于帝国中心,城市的妇女地位相对高于农村。


而古代东南亚,就是一个典型的地广人稀、倚重贸易的地区,因此性别观念相当多元开放。


今天东南亚人口接近7亿,接近中国或者印度的一半。但这个庞大的数字是19世纪以来人口爆炸的结果,在此之前,东南亚的人口一直在3000万以下,相当于同时期中国或印度的十分之一左右。


这些人口散布在连绵的山脉、丛林与海岛之间,部分人口在谷地聚集形成的城邦和国家也十分依赖对外贸易。以上基本事实决定了女性在劳动中的高参与率。


多山多丘陵多森林的东南亚片区


古代中国和欧洲的旅行者注意到,东南亚港口商业女人当家的比例往往超过一半,而中国、印度、阿拉伯地区集市上女人当家的比例一般不过十分之一。


女性财产继承权在古代东南亚也是通则。甚至在颁布严苛儒家律令的19世纪越南阮朝,女性继承权在民间特别是越南南方依然被视为天经地义的事。


中国西南的官僚和马来诸岛的传教士也发现,东南亚男女自由恋爱十分普遍,结婚、离婚乃至临时婚姻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一些岛屿流行男性取悦女性的玩具和手术,许多民族实行走婚制和从妻居制,甚至在结婚时歧视处女。


女性君主或女性摄政在东南亚也相当常见。伊斯兰世界有据可查的34位女王当中有24位都来自东南亚。


在这样的背景下,“第三性”观念也得到了较为广泛的接受。除了傣泰民族,另一个以第三性著称的族群是马来世界的布吉斯人。



那么,自古以来的第三性文化,以及东南亚社会的性别宽容是否足以解释当今泰国的人妖文化呢?答案是否定的。


原因在于,虽然泰国乃至东南亚自古就有第三性文化,但是这种文化在过去的几个世纪当中其实是在走向衰落。


15世纪之后,古代东南亚先后遭受了两轮外来冲击,这两轮冲击明显打击到了这个地区多元开放的性别文化。


第一轮冲击是所谓的“四大经文宗教”,即上座部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儒教。


从15世纪开始,四大经文宗教在东南亚加速传播,它们都来自所谓的“核心文明”,无一例外地对女性特别严苛。


第二轮冲击是19世纪以英国为代表的殖民主义。


英国自诩为现代性的典范,也是后发国家的主要榜样。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是个高度性压抑的社会,对第三性毫无宽容可言,这种观念作为“文明象征”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在英国人和认同英国价值观的殖民地精英眼中,第三性就和娈童、宦官一样,是“野蛮的”“应该被淘汰”的性别角色。


在遭受外部冲击的同时,19世纪东南亚也经历了巨大的内部变革。随着人口爆炸、种植园农业兴起,支撑传统性别观念的土壤也被破坏了。


虽然相对的性别宽容并未消失,但是“第三性”这样的观念无疑在走向衰落。


那么,究竟是什么扭转了这种衰落的趋势,让泰国的第三性文化以一种现代方式复兴,并且同服务业紧密结合,形成了“人妖经济”呢?


答案就是我一开始说的撤退症状。


04


二战结束时,泰国的模样就是本文开头时提到的那样祥和、老派。这个国家在战争中投靠了日本,却幸运地免于战火破坏和战后惩罚。


统治泰国的是銮披汶.颂堪将军和他的军队-官僚集团,王室几乎没有任何权力,銮披汶把王子们送到欧洲放养,年轻的拉玛九世也只是宫殿里的吉祥物。


拉玛九世普密蓬·阿杜德(1927-2016)


战后,美国取代了英国法国,成为在泰国最有影响力的帝国,广泛渗透了泰国的政治经济。


之后,随着越南冲突的加剧,以及东南亚作为冷战前线的重要性凸显,美国对泰国的控制突然变调加剧。


1957年,美国支持沙立·他那叻将军发动政变,建立了一个高度亲美的军政府。


和毕业于圣西尔军校、接受过欧洲贵族教育的銮披汶不同,沙立是个乡巴佬,完全成长在美国霸权的时代,而且掌权之前一直负责按照美国模式改造泰国军队。


在沙立及其继承人他侬执掌泰国期间,美国把泰国变成了越南战争的大后方。在越战最激烈的1968年,美国在泰国有5万驻军,运营着8座大型军事基地以及几十座小型军事设施。


Takhli 泰国皇家空军基地。越战战争期间,在泰国起降的美国空军飞机比在南越还多。美国把泰国视为一艘巨大静止的航空母舰。


曼谷是美国领衔的“亚洲北约”东南亚条约组织的总部,也是美国在中南半岛的行动总部。


围绕战争需求出现的服务业繁荣了起来,宾馆、饭店、夜总会、按摩院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


除了度假的美军,还有大批来自美国和日本的游客。1965-1974年间,这两个国家的游客数量占到了泰国旅游业的三分之一左右。



美国还修建了泰国通往柬埔寨和老挝的公路,基础设施建设引发了炒地皮的热潮。


泰国原先没有严重的土地兼并问题,到60年代末反而出现了。许多失地农民只能进城务工,投身到热钱涌动的服务业当中去。


以沙立、他侬为首的泰国执政者想让泰国成为第二个日本。


从明治维新成功的时候开始,日本就一直是泰国的榜样。军政府看到战后日本依靠朝鲜战争复兴,他们希望越南战争能成为泰国腾飞的机会。


但是和日本不一样的是,泰国的制造业基础太薄弱,没办法成为越南战争的兵工厂。


泰国也不是美国在东南亚的唯一支点,它身边还有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和菲律宾,泰国的主要产业禀赋就是服务业。


不过最要命的还是,越南战争和朝鲜战争的结局不同。美国在朝鲜战争中好歹算是打了个平手,战后在日韩还维持着庞大驻军。


而越南战争,美国是打输了,撤退了。


从1971年开始,泰国人就能明显感受到黄金盛世正在褪去。南越政权行将倒台,老挝和柬埔寨也必将不保,泰国就是下一个目标。


美国在撤军的同时,也把东南亚行动中心从曼谷移动到了新加坡。


1971年同年,美国宣布美元停止兑换黄金,布雷顿森林体系终结,泰铢自以为傲的稳定性也成了过去,泰国开始出现两位数的通胀。


1973年世界石油危机爆发的同一年,泰国爆发大规模群众抗议,他侬军政府倒台。新上台的文官政府又面临一连串经济危机和政治动荡。


1975年越南人民军占领南越首都西贡,越南战争正式结束。


泰国政府基于民众要求和自身安全考虑,勒令美军彻底离开泰国。


可怕的是,美军离开并不意味着灾难的结束,而是新麻烦的开始。


05


在1961-1976年间,泰国人对美军驻扎非常不满。美军的存在加剧了毒品走私,导致红灯区和赌博泛滥,还造出了一批无人负责的混血儿童。


越南战争后美国大兵终于走好不送了,泰国却产生了难医的“撤退症状”。


美国驻军时代的泰国产生了对服务业的依赖,这种依赖在越战结束后全世界的新自由主义潮流当中几乎无法撼动。


战争繁荣期间发展的高等教育创造了一大批知识分子,土地投机又创造了许多小资产阶级和失地农民,泰国服务业无法给这些人创造足够的合法就业机会。


这些一环接一环的社会后果,就是泰国的“撤退症状”。


在不同国家,“撤退症状”的表现有所不同。


例如东南亚殖民历史最悠久,受美国占领最久、影响最大的国家菲律宾,出现的特色产业就是“菲佣”。


1898-1946年间,菲律宾是美国的非正式殖民地,在此之后仍有美军长期驻扎。美国殖民把菲律宾打造成了一个和泰国相似的农业与服务业之国。


菲律宾历史上有着深刻的依附-庇护传统,或者说主仆制度。但是把这种文化传统转化成现代经济业态的并不是悠远的历史,而是殖民造成的现实。


菲律宾独立后,服务业一直是该国的支柱产业。20世纪80年代,凭借主仆传统和殖民地时期传承下来的英语教育基础,菲律宾打造出了著名的“菲佣”群体。



大量受过中等乃至教育的菲律宾人投身家政服务,到香港、东南亚邻国、海湾国家乃至欧美打工。出生在实体经济匮乏的菲律宾,这是中产阶层性价比最高的就业选择之一。


同理,泰国对服务业的重度依赖催生了作为产业的“人妖”。


这种在1960年前衰落了几百年的边缘传统,到21世纪初居然成了一种经济业态。


许多跨性别者成为“人妖”并非出于内心认同而是经济选择。这是对人性的拘束,而非解放。


所以说,把今天泰国的人妖经济简单归因于美军招妓是错的,认为人妖经济与美国无关也是错的。


就像菲佣不是在殖民地时期形成的,但是这个群体的出现和殖民时代遗留的政治经济结构又密不可分一样。


在“人妖兴起”的过程当中,驻泰美军招妓并非关键因素,美国军事存在对当代泰国社会经济的塑造才是根本原因。



如今,服务业已成为当今泰国的支柱产业,创造了全国60%的GDP,泛色情服务业蜚声国际。


庞大又独断的服务业需要“特色产品”的出现,市场就会做出回应,从一切“文化传统”中寻求营养。


于是,每个被殖民过的国家都表现出了“撤退症状”——“走私巢穴”巴拿马转型成了洗钱圣地,“海盗窝”海地成了黑帮天堂,主仆制度盛行的菲律宾有了菲佣产业,第三性文化深厚的泰国出现了“人妖经济”。


这些“撤退症状”和各个国家的“传统”有没有关系呢?当然有,但这并不是关键。


他们走时,他们说,从今往后都是你的自由选择。


他们走后,他们笑,把一切都怪罪到你的传统。


但他们不讲,不在乎,这些传统到底为什么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