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小伙骑行甘肃,冰天雪地有房不睡为哪般

浙江小伙骑行甘肃,冰天雪地有房不睡为哪般


刘伟元骑行甘肃,此时正是冬季,每天寻找合适的露营地是骑行生活的重中之重。昨天他找到了一个小房子,抱着很大希望走过去,结果门是锁的,他不禁非常失望。他又推了推窗子,哦,还好,窗子能打开,可以看到屋里面还有一张床。门不能进,那么是跳窗进去还是忍痛放弃?这个时侯,他的心理有些挣扎,最后还是选择在外面搭帐篷露营。

很多看视频的网友评论,有人说:“既然主人留了窗子,那就从窗子翻进去,房屋里毕竟暖和些,保护好自己最重要”;

也有人说:“门既然锁着,主人肯定不想让别人进入,不进去是对的”;

还有人说:“无论主人锁门是防人还是防野兽,都不能进去,因为翻窗进去会遭遇网暴,被人喷死,人言可畏!”

我个人认为刘伟元选择在外面露营,除了他个人有很强的道德操守,怕被人喷也是一个很重要原因。

那么,对于一个流浪旅行的人,他奔波一天,在没有人烟的地方找到一间许久没人住的屋子,翻窗进去歇息一晚真的有悖道德吗?他没有破坏门锁,也不破坏室内的任何东西,只是进去躲避风寒,防止野兽袭击,睡个安稳觉也不行吗?一墙之隔,非要在外面担惊受怕,挨冻吗?如果屋子的主人知道有人要借宿,也不会拒绝的。那些站在道德的高地置人安危于不顾的“喷子”们,到底是高尚还是狠毒?

看到这里,我想起徐云5月份骑行阿里中线时,在盐湖边发现一个废弃的村委会,大门是锁着的,但大门和院墙之间的缝隙可容一个人挤进去,他当然想在屋子里面安稳地睡一晚,就挤进去了。夜晚村子里的几个年轻人发现这边房间亮着灯光,就赶过来看,了解情况后他们也没赶徐云走,非常礼貌地允许他住了一晚。

因为挤大门进去这件事,徐云在网络上遭到了很多人攻击,还有人说这种行为违法。我想问问那些网络喷子,如果是你的亲兄弟遇到这种情况,你是希望他进屋子平安度过一晚,还是希望他有房不住,露宿荒野?责人严,待己宽,缺乏同理心是那些键盘侠的通病。

我还看过一个骑行博主,一个朴实无华的靓仔小张。他9月份在四川骑行时,自行车轮胎瘪了,他卸下轮胎骑着钢圈轱辘到半夜,发现一个路边废弃的饭店,门没锁,他进去大概住了2-3天吧,晚上快11点时主人得知有人住他的房子,特别暴躁地来赶他走。脏总和房主解释人家也不听,只好收拾东西天一亮就走了。他说,以后宁可住野外也不能住这种不确定的房子了。

有时候人们对待自己的同类太冷漠了。没有换位思考的容人之量。当然,脏总遇到的事情和刘伟元、徐云不同,他距离人类聚居地太近被当成流浪汉了。


还是回到有房不能住的问题上来吧!我觉得网友应该尊重骑行者在恶劣环境下做出的对自己人身安全有利的选择。面对寒冷和野生动物侵害,他们尽可能让自己安全些,这没有错。他们没有破坏别人财产,没有伤害到别人,我们不能站在道德到制高点吹毛求疵,甚至搬出私闯民宅这套说辞,要懂得换位思考,推己及人。

其实咱们中国人一直就有为人着想的美德。记得中学时学过一篇文章叫“驿路梨花”。作者彭荆风和同事老余行走在去南的哀牢山里,傍晚又累又困的时侯发现了一座掩映在梨花间的小屋,他们进去烧火做饭,温暖地度过一晚。原来这小屋最早是解放军搭建的,后来有位叫梨花的哈尼族小姑娘一直维护,在小屋里留下柴和米,供疲惫的旅人歇脚。

相信那些废弃房子的主人,大多数也会象小姑娘梨花一样,有助人为乐的心。都不会吝惜自己的废弃房子让疲惫的旅行人歇息一晚,那么斜倚在温暖房间里拿着手机看视频的我们,为什么要比寒冷的风,旷野的狼更无情呢?

关于是否坚守“道德”,我认为人遇到问题要灵活处理。庄子曾经记录了一个叫尾生的青年,他和恋人约定夜晚在桥梁下相会,没想到夜里突然涨水,姑娘也没有如期出现。尾生就在桥下痴痴傻等,水涨到腰了也不跑,最后抱着桥柱子被淹死了。他成了坚守信约,至死不渝的典型,可同时不也是固执不知变通的傻蛋吗?

所以我想对刘伟元说,如果下次还有这种情况,拍视频时和网友们解释一下,然后还是去屋里睡,毕竟天越来越冷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安全最重要!

#2022生机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