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史上最嚣张跑路公告”幕后:老赖负债千万实控“国资”企业

揭秘“史上最嚣张跑路公告”幕后:老赖负债千万实控“国资”企业

“史上最嚣张理财公司跑路通知单”引发关注

“谢谢各位理财客户为本公司及本人捐赠,我们将好好利用你们的捐款。本公司就是因为你们无私的捐款争取在2020年上市,到了那时候本公司会给所有理财客户归还本金的1%作为回报。” 近日,一张被称为“史上最嚣张理财公司跑路通知单”的图片在网络流传引发热议。

南都记者前往图片所在的北京CBD地区财富中心,未发现通知单踪迹,只剩下疑似被撕去后留下的痕迹,不过,经对比网传照片和现场相似度很高。此外,大楼保洁向南都记者确认,曾看到这样一份通知单。

多位知情人向南都记者确认,“跑路通知单”的通知人高伟超是正信盛达(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正信盛达”)实控人。天眼查股权穿透显示,正信盛达具有国资背景。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高伟超多次被列为失信人(俗称老赖),被执行金额超千万。

一个“老赖”,为何能实际控制一家有国资背景的企业?

“这份跑路通知单,我曾看到过。”多位大厦保洁向南都记者表示,引起热议的跑路通知单,原本被贴在北京CBD地区财富中心3号楼308室紧闭的大门上。

不过,大楼的保洁和308室旁边几个公司的人都不知道这份公告是什么时候贴上去的。南都记者于7月9日下午到达现场时,公告已被撕下。隔着紧闭的玻璃门能看到,前台背景墙上的“德康嘉信集团”6个大字,一一被人用白纸挡住。

7月9日,南都记者来到德康嘉信在北京财富中心的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 田牧/摄

据该写字楼一位中介介绍,3号楼308室月租金11万、383平米大小,曾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被德康嘉信(北京)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康嘉信”) 租用。

而在德康嘉信关门之前的6月27日,三个前来催债的黑龙江人还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一晚。

刘玉梅是其中之一。她今年45岁,黑龙江大庆人。经同乡孙有为介绍,刘玉梅于2019年1月19日投了5万元到北京昊坤伟德经济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昊坤伟德”),投资期限三个月,年化收益8%。三天后,被刘玉梅称为张姐的黑龙江克山县人,也在孙有为的介绍下,投了10万到昊坤伟德。

孙有为当时的身份是昊坤伟德大庆分公司的总经理,负责该公司在大庆的业务拓展,刘玉梅和张姐是他任职后的第一批客户。但三人都没有想到,投资款在今年4月到期后却无法兑付。

为了要钱,三人6月初从黑龙江来到北京。孙有为找到了当初见面并委任他为大庆分公司总经理的高伟超,让其还钱。刘玉梅告诉南都记者,来北京后三人住的酒店是高伟超出钱安排的,高伟超的态度也不错,但却一直拖着不还钱。

6月18日,在刘玉梅等三人的要求下,高伟超和他们签了回款协议,“承诺与(于)2019年6月28日下午17:00点前兑付出借人全部本金及收益。”但回款协议上盖的章并不是刘玉梅最初签合同时昊坤伟德公司的章,而是德康嘉信的公章。高伟超对此的解释是,昊坤伟德公司已经变更,没有章,便用德康嘉信替代。

在北京要债半个月后,高伟超和刘玉梅签了回款协议。受访者供图。

刘玉梅称,三人还要求高伟超本人签字按手印,高伟超不同意,只签了德康嘉信法定代表人李东营的名字。

刘玉梅告诉南都记者,即使签了回款协议他们也不放心,为了防止跑路,三人几乎天天都去财富中心德康嘉信的办公室。有一天患有心脏病的张姐还突然发病昏倒在地。在回款日的前一天(6月27日),三人决定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一觉,等第二天拿回自己的本金和利息。

但第二天醒来,他们没有等到高伟超承诺回款的钱,却被大楼的中介告知,“(德康嘉信)24号就把办公室钥匙交了。”

这之后,北京财富中心3号楼308室的大门上了锁。直到那份“嚣张”的公告贴上去被广泛传播,很多人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我觉得他那边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个骗局。”孙有为在电话里对南都记者说。

孙有为介绍,他最初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高伟超的。得知其有意在大庆发展业务,孙有为便来北京考察。两人初次见面是在北京西城区枫桦豪景1期A座,出菜市口地铁站走不到100米,就能看到这栋大楼,以及大楼外墙上硕大的中国正信盛达集团。

北京西城区菜市口地铁站旁边的枫桦豪景大楼墙上,“中国正信盛达集团”位置明显。田牧/摄

虽然两人要谈的是昊坤伟德在大庆设立分公司的事,但高伟超把孙有为约到了正信盛达的办公场地。这个场地是一整层近1300平米的面积,能容纳上百人办公。“他那块儿真很好了,公司可大了。”刘玉梅也去过正信盛达。

“刚开始他跟我们说包括正信盛达、昊坤伟德、德康嘉信……全是他自己的。”孙有为说,“这个正信盛达办公地是他的,包括那栋楼全是他的,说我这个楼怎么也得值两三个亿。”

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00年的正信盛达目前法定代表人为孙向军,中国正信和德康嘉信分别持有50.96%和49.04%的股份;而德康嘉信的法定代表人为李东营,成立于2018年12月19日,李东营和孙向军各持有50%股权。

正信盛达的股权穿透图,天眼查供图。

昊坤伟德的法定代表人为王保良,持有公司100%股份,但于今年4月17日更名为北京韵弘英圣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韵弘英圣”)。但就在2018年7月16日,北京亿邦达经济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才更名为昊坤伟德。而更名的原因,高伟超回复南都记者称,“寓意不好。”

虽然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都不是高伟超,但孙有为和多位德康嘉信的业务员都向南都记者确认,高伟超就是三家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

正信盛达此前的法定代表人李强告诉南都记者,“李东营、孙向军、王保良,这仨人是以前跟着他在工地上干活的建筑工人。”南都记者就此询问高伟超,高伟超没有正面回答,只不断重复“人家就是人家。”

而真正让孙有为和刘玉梅放心的,是正信盛达的国资背景。天眼查显示,正信盛达的控股股东中国正信,由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持股56%,而中国集装箱总公司则由物资部持有100%股份,物资部是国务院曾经存在的一个部门。这意味着,中国正信是国有控股企业。

国资背景成了高伟超手里的“金字招牌”。其招募的另一支业务团队的负责人李萍(化名)也表示,就是看中了正信盛达的国资背景,才从上一家理财公司跳槽过来。这也成了他们向投资客户介绍产品时的一个重点。

为了让业务团队更放心,“(高伟超)拿了好多房本,称可以抵债。” 李萍告诉南都记者,“还带着一个小伙子(业务员)去二手车市场,说你看这车都是我的,你开走吧,在场有那么多人,还有员工在场,就信了。”

除此之外,在一些投资人和昊坤伟德或者德康嘉信签的出借合同中,北京鸿圣达旧机动车经纪有限公司(下称“鸿圣达”)在其中提供抵押担保。

例如南都记者获得的一份出借合同中,甲方为出借人(投资人)高志华,乙方(借款人)为德康嘉信,丙方昊坤伟德则承担连带担保责任。高志华出借了20万,期限3个月,月息1%。在附带的抵押担保协议里,鸿圣达将一辆价值20万的宝马车抵押给高志华做担保。

南都记者获得的一份投资人与昊坤伟德签订的出借合同,鸿圣达做抵押担保。田牧/摄

在拥有国资背景、房产、车辆抵押的情况下,无论是孙有为、李萍这样的业务员,还是刘玉梅、高志华这样的投资人,都相信借出去的钱能连本带利的按时回来。李萍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投了60万。她带的一支不到十人的业务团队,总计完成的投资款近300万。

南都记者统计拿到的另一批于2018年11月至2019年1月期间签署的近30份昊坤伟德出借咨询与服务协议,有26人总共出借了331万,其中19人的年龄在50岁以上,70岁以上老人有6位,最大的一位77岁。

李萍称,高伟超声称要拿钱去投资医院,在北京收购50家医院做整合。李萍也实地探访过一家位于北京朝阳区的民营诊所,两百多平米的面积其中一半是保健和SPA项目。

“为什么我们这么多员工投资这么多,第一觉得他有点国有企业背景。”此外,李萍认为投资医疗项目是件好事,“真的也想好好在那儿干。”

但加入德康嘉信不久,李萍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家伙全是忽悠……各种只要你给我钱什么都行(的事)。”

多位德康嘉信的业务员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属于外包团队,没有底薪,薪酬就是从客户投资款里拿提成。一般客户的投资期限是3、6、12个月,年化收益在8%-12%之间。李萍团队拿到的提成是投资款的10%左右。

李萍产生明显的怀疑是4月份。她称,当时有外包团队向高伟超要求提高提成比例,“高达30%多,也答应了。”李萍说,“(高伟超)特别着急,天天找我们要业绩。”

孙有为与昊坤伟德签订的任职协议也证实了这一点。“乙方实行打包酬薪制定方案,计薪方式为:三个月期入账资金的20%为乙方佣金,六个月期为入账资金的40%为乙方佣金。”协议里规定。

孙有为任职协议里的薪酬待遇安排,提成最高达40%。受访者供图。

据此计算,客户投资6个月的年化收益为10%,加上业务员返佣的40%,即投资人出借款的一半被用于支付利息和佣金。而医疗项目在半年内的投资收益远低于50%

问题果然爆发了。

德康嘉信的业务员黄明(化名)告诉南都记者,每月5日是规定的返息日,但在7月5日这天,他的客户没有收到利息。李萍团队其他客户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和高伟超签了回款协议的刘玉梅,也没在6月28日拿到回款。

7月8日,德康嘉信的业务员和客户们收到了高伟超微信发的公告:接国家相关部门通知要求,于近期配合相关部门对业务及产品进行合规化调整及整顿,经公司研究决定自2019年7月8日起至9月15日暂停各项业务的办理,并制定所有款项兑付方案,确保客户利益不受影响。自2019年9月15日开始进行客户本金及利息的兑付。

紧接着7月9日,被网友称为“史上最嚣张的理财公司跑路通知单”在网上流传,投资人和员工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

“房本那么大一堆,结果到了我们还款到期了啥都没有。”李萍说。而此前签署的车辆抵押协议,一查也是假的。

南都记者在北京花乡二手车市场找到鸿圣达的店面,屋内工作人员称该办公室已被其租下做汽车贷款,去年9月就搬进来了。

在昊坤伟德、德康嘉信向投资人出的鸿圣达抵押担保协议上,盖有鸿圣达公司的章和法定代表人李宝军的印章。但李宝军告诉南都记者,自己不认识高伟超。鸿圣达另一股东刘文兴几年前曾卖给高伟超一辆奔驰S300,但刘文兴表示,不知道自己的公司被拿去做了担保,“没跟他签过协议。”

南都记者将一份盖有鸿圣达公司章的合同给刘文兴看,其表示,抵押协议上盖的章不是他们公司的章,是假章。

昊坤伟德出具给投资人的鸿圣达抵押担保协议上盖的章,被鸿圣达认定是假章,公司负责人表示没有签过该协议。田牧/摄

南都记者就此询问高伟超,其开始不愿正面回应章的真假。在追问之下,高伟超称是外包公司刻了鸿圣达的假章,“章不是我们经手的。”

7月9日下午,黄明以单独聊解决方案的名义把高伟超约了出来。但在他们见面的华贸中心附近咖啡店,有一群业务员和投资人在等着高伟超。他们把高伟超围在咖啡馆里,不停地问,“钱去哪儿了?”,“什么时候还钱?”

南都记者在现场统计,7月9日下午至晚上,有近20位德康嘉信的业务员和投资人先后来到咖啡馆质问高伟超。

7月9日晚,闻讯赶到北京华贸中心一咖啡馆的投资人让高伟超(左一)还钱。田牧/摄

“我承认我是欠大伙的。”高伟超说,并解释融来的钱被投入房租、团队等的运营上。

但现场的投资人对高伟超的解释提出质疑,内勤的工资两个月没发,销售的提成也没有给。

财富中心的中介告诉南都记者,一般签合同是押二付三,按月租金11万计算,德康嘉信支付的租金也就50多万。李强也表示,正信盛达在北京菜市口的办公室是他租的,高伟超和团队入驻的两个月,没有支付租金。“就是一骗子!给他轰走了。”

另一位投资人王猛(化名)则爆出了另一个猛料。他在网上查到,高伟超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高伟超对此也承认,并称问题还“没解决。”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公布的高伟超最近一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南都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发现,自2017年至2019年间,高伟超被8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涉案金额共计970.5万元。高伟超最近一次被执行信息的发布时间是2019年6月29日,由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作出,立案时间为2019年2月13日。被执行人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属于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此外,由高伟超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鑫宸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三河市烨伟建材销售中心也多次成为被执行人,涉案金额总计435416.49元。

也就是说,在成立德康嘉信,控制昊坤伟德、正信盛达等公司之前,高伟超就已经是“老赖”了,且应付金额超千万。

为什么身背千万债务的“老赖”,能够控制一家国资背景的企业?

李强给出了答案。他表示,在德康嘉信入股之前,他是正信盛达的股东之一,持有48.98%的股份。后高伟超表示愿意承接公司1500万的债务,条件是获得正信盛达除中国正信之外的股份。

天眼查显示,在如今由孙向军担任正信盛达法定代表人之前,李强是正信盛达的法定代表人和第二大股东,持有。2019年1月9日,正信盛达的工商信息发生变更。李强和范林退出正信盛达股东行列,成立20天的德康嘉信成为新增股东,受让了李强、范林此前持有的股份。与此同时,正信盛达的法定代表人也由李强变为德康嘉信的股东孙向军。而国有控股企业中国正信的控股股东地位没有变化。

正信盛达工商信息变更记录。

李强告诉南都记者,他是通过此前有业务往来的段晓刚认识的高伟超。彼时,由李强实际经营的正信盛达也因投资问题陷入了理财客户的兑付危机,背负上千万的债务。高伟超与李强协商后签署协议,李强将其和范林所持正信盛达总计49.04%的股份过渡给高伟超,高伟超则承接此前正信盛达1500万的债务,按月兑付客户的本息。

由此,正信盛达在北京菜市口的办公室,挂上了德康嘉信的牌子。高伟超带着团队入驻。

德康嘉信入股后,在正信盛达办公室前台墙上挂的资质说明。田牧/摄

据李强讲述,协议签署后高伟超付给李强15万,接着就催促着办了企业工商信息变更。但接手后不到一个月,高伟超就不再兑付客户本息了。入驻时答应的每月50万房租,高伟超也未支付。“最后一共给了30多万。”拖了两个月,李强把高伟超及团队从正信盛达办公室赶走。德康嘉信的办公地点也就搬到了财富中心。

对于李强的说法,高伟超称给的钱不止30多万,“前前后后连年后一共给了一百多(万)。”而拒绝继续按照协议兑付的原因,高伟超称是因为查出李强所说投资项目不真实,所以停止合作。而李强则否认了高伟超的说法。

但追溯正信盛达的工商信息变更记录发现,在往国资背景企业身上靠这方面,李强比高伟超做得更早。

天眼查显示,在2017年2月6日以前,如今的正信盛达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中兴盛达(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也只是一家完全由自然人投资的民营企业,李强则一直是这家公司的大股东。2017年2月6日,中国正信新进股东行列,且持股50.96%成为控股股东。中兴盛达也更名为正信盛达。

民企摇身一变,成了有国资背景的企业。

李强向南都记者透露,变身的代价就是花钱。“挂靠费120万(一年)。”而挂靠费,就是让中国正信同意进入正信盛达成为控股股东每年需要支付的费用。实际上,中国正信不实际出资也不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

李强之所以愿意花钱,据其称是为了和一家券商合作一个并购项目,合作的门槛就是企业要有国资背景。但李强告诉南都记者,他为此筹得钱最终没投这个项目,“投资别的了,还借出去一大部分,都没回来。”这便是其1500万债务的由来。

京师律师事务所白晓强律师对此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公司法》不承认公司间的挂靠,必须要实际出资,此行为属于违法违规。作为国有控股企业的中国正信,就要看挂靠费流向何处,负责人是何级别,“可能涉嫌严重违纪。”

7月10日,南都记者来到中国正信的注册地北京东城区中汇广场A座10层,发现办公室被封锁,屋内一片狼藉,无人办公。中汇广场前台工作人员称,中国正信已经搬走一年多。

中国正信注册地中汇广场办公室于一年多前就已无人办公。田牧/摄

南都记者拨打中国正信留在官网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天眼查显示,中国正信成立于1988年,法定代表人为刘正浩。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持有56%股份,为控股股东,深圳杰冠华科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杰冠华科”)和北京平和商业公司(下称“北京平和”)分别持股29%和15%。

中国正信官网公司简介写道,公司是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登记的全民所有制法人企业。成立时隶属于国家计划委员会,1990年根据国务院有关行业归口管理的原则,归原化学工业部管理。1998年,经有关部委批准,公司被列为第一批股份制改制企业。同年,改制完成。2014年,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目前公司的性质为国有控股企业。

中国正信官网中所称的“国有控股”,指的便是持有56%股权的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控股。但南都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中国集装箱总公司却踪影难寻。

7月12日,南都记者拨打天眼查上中国集装箱总公司留下的电话,一位自称是早已从中国集装箱总公司退休的人员接通了电话。其表示,“(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早停业了,停了20年了。”

南都记者又来到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注册地,北京西城区月坛北街25号。这里的另一个名字是物资大院,包括3栋办公楼和数十栋家属楼。办公楼的保安和周围的居民也表示,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早已搬走,停止营业。目前3栋办公楼已由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接管。

中国集装箱总公司的注册地北京西城月坛北街25号,如今已被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接管。田牧/摄

此外,天眼查显示,中国集装箱总公司由物资部100%控股。而事实上,物资部早在1993年就被废除,经过数次改革,当年物资部的职能,现今由国资委、发改委、商务部等部门实现。

主管部门早已被撤,公司又停止营业多年,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消失在公众视线里。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正信提交的2013、2014两份年度报告中,公司股东都还是深圳市富荣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富荣达”)和北京平和,其中深圳富荣达持股85%。但在2015年的年度报告中,中国正信的股东变为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杰冠华科和北京平和,持股比例一直延续至今。深圳富荣达则退出股东行列,将所持股份分给中国集装箱总公司和杰冠华科。

天眼查显示的中国正信股权变更记录。

此次股权变更发生在2014年12月18日。这个时间点,正是中国正信官网介绍中所说的,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2014年。而此时,中国集装箱总公司早已停业多年,是谁主导了此次入股中国正信,使中国正信也像正信盛达一样,从民企摇身一变成为国有控股企业,目前无人知晓。

而一年多前搬离中汇广场的中国正信,如今又是何状态?李强称已经停止营业。

南都记者在天眼查看到,中国正信对外投资76家公司,拥有297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其中包括不少类似于正信盛达的金融公司。

而更引人注意的是,自2015年至今涉及中国正信的29个开庭公告中,中国正信皆是被告,案由主要是借款合同纠纷。自2017年至今,中国正信已被全国多地法院9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于2019年6月3日发布的一份失信被执行人公告中,中国正信作为失信被执行人需一次性支付2342万余元。

中国正信涉及的部分法律诉讼,多为被告。田牧/摄

“正信集团没有实业投资,以前是做贸易的,”李强总结,“最后反正也是一烂摊子。”

如今从高伟超精心设下的局里反应过来的李萍和其他投资人,自知依据合同去找正信盛达、中国正信甚至集装箱总公司无望,就想紧紧抓住高伟超这一根稻草,希望能从他身上多少逼出点钱来。

“想让他把老家的房子抵押给我们,他继续使用,两个月之后像他说的弄好了(经营)把钱还我,我再把房子给他。”7月9日,在华贸中心附近咖啡馆围住高伟超的一位女投资人说,她投了50多万,没有回款,抵押担保里的车也是假的。

“谁愿意在这儿耗着啊。”前述女投资人向南都记者表示。

李萍团队和投资人们从7月9日起轮流值班跟了高伟超近一个星期,最终还是让他跑了。但他们拿到了高伟超的手机,并用他的微信发了一条朋友圈,让受害者赶紧去报警。配图里上传了李东营、孙向军、王保良三人的手持身份证照片,以及高伟超的两个不同身份证照片。

投资人用高伟超微信发的朋友圈。

“诈骗团伙,涉及地区海淀、丰台、朝阳、哈尔滨、三河、大厂、天津,涉嫌金额近5000万。”他们在高伟超的朋友圈写道。

白晓强律师也表示,即使高伟超不是上述任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若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就涉嫌合同诈骗或集资诈骗等罪名,属于刑事犯罪。投资人应该尽快向公安局经侦报案,以尽快对涉案人员进行资产保全。

在财富中心德康嘉信办公室睡了一觉也没等来回款的刘玉梅,和孙有为、张姐一起曾向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报警。警察给高伟超打电话,质问其为什么不还钱,并让其在1小时内赶到派出所。

1小时后高伟超没有来,刘玉梅三人只能离开公安局。在北京追债一个月无果后,刘玉梅返回大庆。

7月12日下午,南都记者采访刘玉梅。

“我老公(生病)昨天检查说是肝硬化,今天找专家一看已经是肝癌晚期了,医生说最长能活半年。现在别说5万块钱,就5000块钱对我来说也挺多了。”

说着,电话那头45岁的东北女人哭了。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田牧 (实习生付宇彤对此文亦有贡献)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