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上,一条鱼的前世今生

嘴上,一条鱼的前世今生

文/白茶心

1.

独自一人点了一只烤鱼。这只烤鱼有艳丽的外表,金色的油是它喷过的香水,姜葱蒜是它身体佩戴的珠宝,豆皮,莴苣,豆芽等环绕着它,像是飘扬的丝带。

这真是一盘好鱼。有蓝色的火焰在托盘下,继续烧着,这火,让它的香气和烟火气氤氲不散。

慢慢吃着,并不想有个人坐在对面陪我吃。那肉是鲜嫩的,入口是柔滑的。但吃了一小半,忽然觉得有点腻。正如这鱼对我一人而言,是太大了些。

​我不怎么想吃了。但还是继续下着筷子,心想,现在就放筷子,真真太浪费了些。但再入一口,忽然觉得腻味十足,还有一点腥味,另有一点腐味,那是一种不新鲜的味道。可是这不是同一条鱼吗?

放在筷子,望着这条只剩下一半的鱼,我想起上次给我留下味道的那条鱼。那是在一家著名鱼店的一条鱼。

那家店一贯只做鱼,它家的鱼闻名遐迩。它家喜欢把鱼放在一个大大的托盘里,清亮的汤水上,是一层的花瓣。那花瓣在晶亮的油水上面,又美又勾人食欲。

每次吃完鱼,都要喝一点那汤水,感觉又亮又厚重。但那次吃到3/4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夹起来的那块鱼,有浓重的腥味,令我想吐。我以为不是同一条鱼的缘故。又试了试,可是,还是如此。

是的,忽然不能吃他们家的鱼了。后来,我发现我逐渐不爱吃鱼了。我从各种桌上的鱼里,闻见腥味,听见自己的胃在抵制和抗拒鱼。

想当年,我是多么爱吃鱼的一个人。恨不能餐餐都吃鱼。我喜欢吃炸鱼,喜欢吃煮的鱼,喜欢吃烤鱼,喜欢吃清蒸鱼,喜欢喝鱼汤。

2.

那一年,我也曾经自己一人点了一只烤鱼吃。好大的一托盘。后来发朋友圈,有个朋友花了一个多小时跑来吃那条我吃不完的鱼。

那人是我在某个聚会群里认识的。我们聊了一些话,具体是什么全都忘记了。大家都是单身,彼此都有那么点想多接触的意思吧。

我记得那条鱼吃的很干净。后来我们又一起吃过一次饭,还是吃了鱼,吃的是鱼汤。吃完后,我记得那位朋友直接走了。我想,他可能是那种吃饭从来不用买单的吧。便默默把单买了再去找他。

​我们去逛了逛,在那家店附近的几条街道压马路。顺便了解一下各自的过往。我听他说,他小时候,堂兄弟们都欺负他,他就想着总有一天要欺负回来,心中记得十分牢靠。又说人性就是那样的,是很恶的。我倒觉得,那是不懂事的孩子玩闹。

后来,他又说,自己看事情,不看别人说的怎么样,只看是不是别人说的承诺的成果已经拿到手了。不然他总是不会相信的。

他还说到跟舍友闹得非常不愉快。其中我听起来有很多的误解在里面,也有很多对方对他的恶意攻击和诬陷。

在那些压马路的时间里,我还记得他的鼻涕声。是的,鼻涕声音。他有非常严重的鼻炎,但是似乎拒绝去看。我感觉他应该非常不舒服,但是也许他也习惯了。他似乎对于去看医生漫不经心的样子。

我在想,到底他的鼻炎是身体问题,还是心身问题呢。我倒是觉得,可能是后者多一些。有可能内心是对事物过份敏感、掩饰、恐惧与自私,这些负性情绪反映到身体上了。

后来我便不太愿意再与这人接触了。很久以后他联系我,说自己心情不好,我感觉自己没有想法要问问是怎么回事,便闭口不言。

他后来又说希望我推荐一些书给他看,他要静心的书籍,我建议他百度一下。我其实一直挺不喜欢有人叫我推荐书籍,想要什么,或想解决什么问题,自然是有针对性的思考之后,然后自己问度娘最是方便了。

其实说到底,也许我只是更会选择了,朋友越来越少,但自己越来越多了。但愿每个人路过的朋友,都可以照顾好自己。

3.

吃完那条烤鱼,我又想到,我好像很久不曾喜欢吃牛肉了。以前不爱吃家里以外的猪肉,倒是很爱吃牛肉。

但这些年,牛肉也吃的少了。排骨也不爱吃了,感觉腥。对于肉食,现在越来越不能吃了,总觉得味道太重,腥味太浓,入口难受。估计是随着年岁的增长,身体更喜欢吃素了。

​忽然又想起,有时候还吃点买的小辣鱼干,以及鸭脖子或鸭子翅膀,但有几次,吃完之后感觉自己脑袋都昏昏沉沉的,好似困了。不知是吃多了困了,还是那些腐肉让我困了。

最近想着,以前有位老师说,吃东西要要5里以内出产的,新鲜,也切合当地的场。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我现在吃的最多的是蔬菜。要是菜里有肉,也要把肉挑选出来,丢在一边。希望以后可以更明白自己究竟适合吃什么,也希望可以再减少吃荤的量,更多的吃素菜。

想到以前吃过的云南的一条极其美味的烤鱼。不知今后若有机会再去吃,带着自己的这副五脏庙,人似是而非了,是不是也不能享受这美味了呢?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