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说,她小时候特意把大米洗干净拿给崩爆米花的大爷……

朋友说,她小时候特意把大米洗干净拿给崩爆米花的大爷……

现在看到爆米花最多的地方就是在电影院,巧克力口味,奶油口味,还有草莓味儿的,爆的都是老玉米的,上面糊着厚厚的糖浆,一大桶几十块钱,吃一个齁甜齁甜的,还不太脆,和我们小时候吃到的爆米花的味道相差太多。

我就喜欢小时候在胡同里,裹着特别厚实的棉衣棉裤,脚底穿着78式黑色军工布棉鞋,戴着羊剪绒帽子,挑着根扁担,一头是风箱和炭,另一头是像炮弹一样黑色的爆米花炉子,喊着“爆米花嘞,谁爆米花”的大爷崩的爆米花,不仅有老玉米的,还有大米的,吃起来不齁不甜,还特别脆,大爷一吆喝,胡同里的大人孩子们就拿着盆,里面装着老玉米豆或者大米,从家里出来等着崩爆米花,红色,绿色,大的,小的各种各样的盆在地上依次摆开排着队,大人就去忙活其他事情,剩下孩子们围着大爷叽叽喳喳,米花爆好的时候大爷会提醒孩子们捂住耳朵,胆大的孩子站在边上捂着耳朵看,胆子小的一边捂着耳朵一边跑,嘴里还叫唤着,嘭的一声之后,又从四处跑回来,围在炉子边,有很多漏网之鱼,捡起来要么吃了要么互相追着砍着玩,在胡同里肆无忌惮地跑着。

小时候老人们会给我们讲很多传说故事,记得还有关于爆米花的故事,说是武则天当了皇帝,惹怒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就下令三年内不许给人间降雨,龙王看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都枯死了,百姓挨饿,就违背了玉皇大帝的旨意下了场雨,玉皇大帝非常生气把龙王打入人间压在了大山下面,并且降旨如果想重新回到天庭除非金豆开花。老百姓为了救龙王,四处寻找开花的金豆,结果在集市上看到一位老婆婆爆的玉米花受到启发,回去之后家家户户都爆玉米花,并且设置香案,让玉皇大帝看到金豆开花,于是龙王重新回到了天庭。

又是冬天了,这时候更容易让人想念儿时爆米花的味道,那是小时候幸福的回忆,是多少中国人童年的有趣记忆,爆米花吃的是儿时的味道,更是一种情怀。

现在很多小时候吃的东西都消失了,很难在街上看到用老式爆米花机崩爆米花的大爷了,自然也就吃不到儿时的味道了,但是前两年我和朋友吃完饭溜达回家的时候,在一个十字路口的台阶上,看到了用老式爆米花机崩爆米花的大叔,我们两眼直勾勾地就奔过去了,崩爆米花的工具还是以前的老样子,扁担,风箱,木炭,火炉,葫芦形的黑色手摇爆米花机,旁边一个大口袋,用来盛爆米花的,就连大叔穿的棉衣棉裤都和以前一样,太亲切了!特意等了几分钟和大叔聊天,就是为了听那爆米花出锅时“嘭”的一声“巨响”,大叔把玉米和糖精放入葫芦形的爆米花机里,盖好盖子,用铁棒拧紧,加压密封,然后将爆米花机架起来,下面用火炉加热,一手拉着风箱,一手摇着爆米花机,让爆米花机内的玉米均匀受热,风箱越拉火越旺,压强升高后就停止加热了,达到一定压力后,可以起锅放炮了,机器口套上麻布袋子,一只脚踩着,就听到“嘭”的一声,和小时候的声音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现在已经不再用手捂住耳朵了,紧接着就闻到爆米花浓浓的香甜味儿,爆好的米花在麻布袋子里晾凉就装进口袋里了。我和朋友每人要了一袋,我还买了一袋之前就爆好的大米花。

回家一路就和朋友回忆着小时候关于爆米花的事儿,我说我喜欢吃大米的爆米花,小时候家里人拿着大盆去爆,回家后,我就坐在盆里吃大米花,吃得满身满脸都是,朋友说,她小时候第一次看到这个东西,特别稀奇,跑回家从米袋子里盛出大米,特别认真严肃地将米洗干净带过去,给崩爆米花的大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哈哈哈。

今天又路过那个十字路口,真想再碰上那个崩爆米花的大叔啊,我一定还像那年一样,买一袋玉米爆米花,买一袋大米爆米花,那是一种期待,一种情怀,一种美好的回忆,能让寒冷的冬日变得特别暖,特别甜。

各位小伙伴是不是也想起了小时候崩爆米花的情景?勾起了大家对童年的回忆?你们有什么趣事吗,说来听听,欢迎留言,喜欢的朋友点点关注,点点赞,谢谢转发。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